德育管理

当前位置:首页>>德育管理>>家长学校 家长学校

心理急救丨预防校园暴力

发布时间:2018-12-21 浏览次数:0

典型案例分析

寄语

“守护孩子,呵护心灵,是你我他、家庭、社会,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和担当!

案例基本情况        

2017年11月12日,湖南沅江三中16岁的高三学生罗某因与班主任鲍某发生争执,持弹簧刀将对方连刺26刀,鲍某送医院经抢救无效死亡。据了解,罗某平日寡言少语,但会与比较相熟的朋友开玩笑,他也会在考试出成绩后,主动与成绩较他差的同学比较成绩。虽然成绩还不错,他并不花很多时间在学习上,因为头脑聪明,所以往往稍微学习就能弄明白。但他并不想再努力一些考上重点的大学,他只想“轻轻松松过一辈子。”他平时过生活也极为节俭,省出零花钱来买漫画书。他经常会模仿漫画书中人物的武术动作。用来行凶的弹簧刀,也一直被他带在手边,他不时会用弹簧刀在课桌上刻出“杀”字。罗某的脾气也比较暴躁,经不起老师的批评。老师若是在课堂上批评他,他就会自己走出教室。

班主任鲍某对罗某较为关注,罗某在进入班级后,成绩提高很大,班主任特意替他调了靠前的座位,还替原本家境还可以的他申请奖学金,也经常找他谈心。但因为有一次罗某和语文老师发生矛盾之后,班主任并没有站在他这边,反而劝说罗某上课多回答问题——这使罗某感觉到班主任并不了解自己,也不替自己着想,从而开始对鲍老师的关心感到厌烦。“我不觉得班主任对我多好,我也不了解他”,罗某说。罗某的家庭开了一个小诊所,他说父母经常会对他进行暴力的管教。罗某四、五岁的时候,用棍子敲在隔壁老太太的头上,父亲把他拎起来,摁到池塘里,他被吓得认了错。邻居说,一直到罗某上了初中成绩好些了,家里的暴力管教才少了一些。

案发前,鲍某在大考后要求同学们观看一则教育视频并写观后感,限制了同学们应有的出校休息时间,罗某表示反对,鲍某表示如果罗某转班就可以不写,并随后叫罗某来办公室,打电话给罗某的父亲及母亲。罗某在此时攻击了鲍某。

连刺班主任26刀后,罗某回到班上叫来了鲍某的女儿,他的同学,说,“我把你爸爸杀了”。然后又回到办公室对鲍某补了几刀,随后在走廊试图跳楼自杀,被同学拦下。被捕后,他声称对自己的行为表示后悔,行凶的原因是“为自己出校时间被挤占感到憋屈,更为通知家长的做法感到愤怒”,情绪失控,造成了无法挽回的伤害。

案例分析

暴力的家庭埋下暴力的种子

从有限的资料中可以了解到,罗某并没有一个健康的童年。面对孩子幼时的顽皮,罗某的父母并没有以包容的眼光去看待,也没有用耐心地循循善诱,而是粗暴的运用了肢体暴力,试图用严厉的规矩去约束孩子的行为。家庭中没有爱的流淌,使得罗某也无法和他人建立“有爱”的关系,班主任爱的关注也被他解读成控制。从父母“拒绝某个事物就用暴力将它打压、消灭”的行为模式中学习的罗某,在上学时遇到了不喜欢的语文老师,或是班主任令他讨厌的管教,他就要用暴力去将他不喜欢的“事”甚至到“人”,打压甚至消灭。

从精神分析的角度来说,在受虐中长大的孩子,尤其是男孩,倾向于与施虐者认同。这一点也可以从他沉迷漫画,渴望自己拥有很高的武功看出,深受暴力的影响的他,反而渴望拥有那股几乎摧毁了他的残暴力量,这样他才可以在以后与他人的权力争夺之中,保护自己,甚至占领主动地位。在班主任要求“必须”要写观后感否则就叫家长的强势面前,他仿佛回到了过去与父亲的强权对峙的无力之中,他将对父亲的恨投射在了班主任身上,并且他认为自己已经具有能力反抗这种强权了(阅读了很多漫画英雄人物,自己也带有武器)于是进行了攻击。另外,当班主任要拨打电话向他的父母亲告状的时候,他也感到了与幼时同样的深深的恐惧和无助之中。班主任向爸妈告状,就意味着罗某回家可能会被打。为了抵御这种深深的恐惧和无助,他也会产生把“将他带入深渊的人毁掉”的想法。所以,在恐惧和愤怒的驱使下,罗某做出了冲动的行为。

建议

家庭教育方面,家长应多进行自我教育,了解到孩子幼时的顽皮是正常的,不应用强迫的方式去打压。另外,即使进行体罚,奖励与爱的表达也绝对必不可少。体罚也绝不可使用肢体暴力,不但会给孩子留下永久的心理阴影,也有可能造成今天案件中的严重后果。

 校方反映,学校一直有进行思想道德和法制教育,但心理辅导老师是一直缺席的。如果学校能定时进行学生心理水平普查,并且对心理状态不稳定的学生进行约谈。另外,学校也可以对老师进行心理教育,一方面是教会老师如何自我关怀、减压,保持和学生的边界感;二是学会和学生沟通的技巧。近日来几次“杀师案”都是在老师和学生的管教矛盾中发生的,如果老师能够用心理学的科学方式沟通,(例如“非暴力沟通”)而不是强制性的要求学生“必须……,否则……”,校园环境也许会更平和。

非暴力沟通方法 

非暴力沟通是由美国临床心理学家罗森堡提出的进阶式的、和平的沟通方式。它使用四个具体的沟通步骤:

讲事实,客观陈述,不作感情化的判断。例如在此案例中,班主任可以说,“我注意到你对写观后感有抵触的情绪。”

谈自己的感受,并表示这是自己单方面的感受。班主任可以说,“你的抵触使我感觉到为难,似乎我作为班主任的权威被你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挑战了,我感觉不是很舒服。”

表达自己的需要,只是表达,并不指责。班主任可以说,“作为一个班主任,我希望这个班是和乐融融的,同学和班主任是引导和被引导的关系,而不是对抗的关系。”

表示具体的、实行可能的请求。请求可以被拒绝、被修改、双方都应该同意结果。班主任可以说,“如果你现在着急出学校,是否可以在返校后交上观后感?”

§ 

聚焦式非暴力沟通(NVCF)的重点

所有人的需求都应该同等的受到尊重

爱的基础会使一方甘愿为另一方的幸福而努力,并在完成对方愿望时感到喜悦

确保给对方安全的氛围,当对方感受到肯定、爱和感激,才会有力量去满足他人的愿望

暴力、批判、反抗或谩骂,是什么未被满足的表现。也许是恐惧、长期积压的不满或美好愿望受到折损的外现。倾听,理解这种情绪是解决的第一步。

任何对立的深处,都有能将两人链接的本质需求和价值,如果到达本质渴望,可帮助两人互相理解。

聚焦式非暴力沟通(NVCF)强调从1到4的过程中,为对话留有空隙,双方保持沉稳,平和的状态,表达说话过程中呈现的感觉。两人一组,听者一边共感式地反射说者的话一边进行。

非暴力沟通的练习表格

这样的沟通模式可以很好的预防这种因为沟通不畅、言语冲突升级感导致的危机事件。非暴力沟通也可以使老师更好的保护自己、建立更好的和学生的沟通模式,并且也可以在家人、朋友间使用。希望这样一种沟通方法可以帮助我们的老师和家长们掌握如何说,孩子们才会好好听;如何听,孩子们才会好好说的沟通模式。

注:文章引自华生心理

河北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(syzx.hebtu.edu.cn) ©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
Email:likeibm@126.com电话:0311-68098509 地址:石家庄市红旗大街民文巷1号

技术支持:载驰科技